邵丽:我在意那一份担当丨郡主的客厅第三期

5年前认识邵丽的时候,她刚就任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创股份)总法律顾问兼董事会秘书。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招兵买马,还曾经多次拜托我帮她转发招聘信息。几年来,她分管的公司法律部和董事会办公室已经兵强马壮了。她很注意培养团队,法佬汇主办的活动,她经常带着已经成长为法律部总经理的下属来参加,让她开阔眼界、多跟同行学习交流。我们俩都是自律的人,我们之间经常分享彼此拍的美美的照片,以及饮食和健身的经验,互相加油鼓励。
看着邵丽款款走来,若不熟识,她便是那恰似温柔。于我却懂,她优雅知性背后的凌厉和干练。根儿红苗正从本科到硕士又读完博士,全部以法律为专业,可谓对法钟情,邵丽却说自己纯粹是“误打误撞”,在她上学的那个年代选择学法律只是懵懂地认为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为社会的公平做点贡献。就是这个没有清晰职业规划,只是有点社会责任感的选择让邵丽成为了如今首创股份总法律顾问兼董事会秘书。看着袅袅婷婷的女总法,望着法律部员工眼里自然流露的钦佩,我知道不虚此行,又是一个有故事的女红妆。
按常理有可能成为中国律师界出类拔萃人物的邵丽,却在法务的道路上一路前行,并拥有了今天的成就。从港交所的北京代表处代表到清华大学下属的启迪科技的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又到如今的首创股份总法兼董秘,邵丽完成了自己总法之路的一次次飞跃,然而刚迈进首创股份法律部的大门一看,便生了些许“停杯投箸不能食,低头四顾心茫然”的感觉。“此话怎讲?”我赶紧问道。邵丽伸出手:“就两三个人。”

我大惊,望着眼前这俊男美女一众队伍,我心里有了点数:这里面有事儿。

“那你的第一件事就是‘挖人’喽。”我打趣儿。

邵丽笑了:“我那是建团队并且在第一时间就做这件事。”她指着旁边的法律部总经理说:“不过,她是我‘挖’过来的。”

我不得不佩服邵丽的本事,也有些不解:“你对队伍的人员构成是有特殊考虑的吗?”因为我知道邵丽的队伍里有律师、法务,还有前法官。

邵丽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有,人员背景多元化特别重要。”

她告诉我她这样考虑是基于在公司做法务工作多年的经验,团队成员应多元背景,以法院背景举例,多年诉讼审判经验训练出来了团队成员具有较高的专业素养,最重要的是复盘能力强。“每年公司法律方面的诉讼、纠纷、问题并不太多,当然可以找外部律师。但我的想法不一样,首先你得自己懂,专业要强,才能去聘用和管理外部律师达成公司的目标,而诉讼纠纷等法律问题解决中的策略肯定是由公司来主导的,而不能让外部律师去主导。我请一个对诉讼纠纷处理很了解的人在团队中,虽然案件由外部律师在负责具体处理,但我们同时也在看呐。”看着我瞪大眼睛,邵丽笑眯眯:“我也绝不就是为了打官司才把法官‘挖’到我的法务队伍中,这也是从人才配置等方面考虑的。法院门槛高,要求高,在工作过程中又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同时,工作严谨,比如判决书不能有任何错误,这练就了法官超强的责任心。我选人、用人时,会非常在意专业、严谨、责任心还有是否具有极强的抗压能力,有现成的我就直接‘撬’!”

我不得不佩服邵丽的双商,没想到这还不够。她又抛出了人才多元背景论的第3点:有着丰富诉讼经验背景的人才,关键的是有极强的复盘分析能力。

“这源于我曾经做过诉讼律师,因此我更看重回溯管理和分析。对于诉讼案件来说,每当回过头来看,每个律师的处理都不一样。对于公司更需要回溯管理,案件不能处理完就束之高阁,需要进一步分析法律风险,进而将风险防控前置。”

因为太熟了,我就直截了当:“我知道你这几年特别重视队伍建设,花了太多的心思,而且干的很辛苦,不容易。”邵丽连忙接茬:“总法不就是干这个的嘛。”为了遴选人才,邵丽煞费苦心,从挑选简历到笔试题目都亲力亲为。

“我会先挑简历,然后严格笔试,最后是面试。我很看重笔试,但我不考你法条,都是学法律的,我不考记忆力,没有意义。我们是开卷考试,考的是法律思维和分析问题的能力。”

不得不说邵丽确实聪明,不按常理出牌。“虽然笔试只是我们选人的一个方面,但这会滤掉不少人。而进入面试阶段,我的观点就是坦诚——有一说一。”

“相比之下,国企的待遇不高,你是怎么吸引人才的?”我不解。“作为成熟的职场人,我坦诚相待,我会告诉他们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工作。我希望候选人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因为对公司和个人,换工作都是有成本的,而且频繁换工作对人的职业成长影响很大。而且,新入职的员工,哪怕1年后,对这么大国企的工作体系的了解可能都有限。所以我不会说服,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国企是什么样的。”“因为吸引,无须说服?”我问道。

邵丽开始跟我咬文嚼字。“吸引和说服不一样,我不是说服,我是开诚布公。告诉他们我们的公司是什么样的?我们这个行业是什么样的?我们法律部的定位是什么?我们的法务团队是什么样的?我们的氛围是什么样的?我们的人员构成是什么样的?”

这一大串“什么样”把我听得唯有点头。

邵丽把最重要的放在最后:“告诉他们人员构成其实是告诉他们我这里是要培养人的,我们是怎么培养人的。”论职业稳定性,国企自然是很有吸引力的,可邵丽却说国企的稳定不是来自体制,而是来自它给年轻人提供了成长平台,让他们拥有了沉淀的能力。“国企的平台给你充分锻炼的机会。其实不同公司的法律部的差别很大,有些公司法律部是在行政部门管理下的,有的公司法律部成员则要花大量的时间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小纠纷,办证照等。复杂的事情都交给外部律师来做。讲真,这你怎么得到锻炼?”

邵丽说这没有对错,只有适合不适合,也不是法律部的对错,因为跟所在公司发展的程度,跟公司的经营理念,跟行业都有关系。

我知道邵丽带领的首创股份法律部在集团系统内法务工作做得有声有色。邵丽却把这归结为外部环境比较友好:“首先是公司领导的充分理解、信任和大力支持,以及人员配置充分合理。这些让我们的法律部有了比较好的进步和提升。”

她感叹哪个年轻人不希望有成长空间。“就如你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如果那时有一个很好的团队,我们跟团队一起成长,互相成就是个非常好的事儿。”

而且作为国企的总法,邵丽更着眼长期的发展,简言之:“给你时间,让你成长。”

听到邵丽把培养人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我真的对她刮目相看。她却认为这就是首创股份的公司文化:以人为本,肯花时间,注重交流。刚开始组建团队的时候,邵丽花了大把的时间和团队里的小伙伴交流,从思想到生活,从专业到业务。“虽然有的法务已经具备比较强的业务能力了,但我还是花很多时间做沟通工作,因为原来工作经历和法务的工作有很大不同,要转变观念。我一直认为沟通对每个人的影响都很大,所以现在的法律部负责人,我也希望她多跟她团队的成员沟通交流。”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下来,不但成了邵丽选人、用人、识人的“法宝”,也成了团队里带头人的习惯。她坚信思想上交流对了,增进了解、理解,做事会更顺畅。

我知道如果是在律所工作,时间那么宝贵,忙得不可开交,很少有人会跟你share一下经验,谈谈困惑不解。肯这么下功夫,花时间做这些不出活儿的工作,也就是邵丽这样执着而又认真的人。

我随口一句:“这也算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惹得邵丽大笑着说:“当然算,当然算。我们可不光是交流啊,我们的工作也很忙,该加班加班,也蛮辛苦,但我们的脑子里永远有这根弦——培养队伍,培养人。”

看着邵丽把辛辛苦苦几年搭建团队的工作在说笑中就给聊完了,没有说多么难,不道有多辛苦。“看来,你还是很享受当总法的状态的。”我笑问。邵丽也笑了,“是啊。但是这事儿责任挺大的,更多的是压力,方方面面要求多……”“特别是风险防控、体系建设?”我赶紧打断她,得意洋洋地说。因为做足了“功课”,邵丽的资料我烂熟于心,在她的业绩中全生命周期的风险防控体系建设是一大亮点,也是重中之重。一环一环的话题我早就设计好了。

邵丽有点惊讶:“门儿清啊!这就是我的工作,搭建团队、招人、选人、用人、培养人,为的就是发挥法律风险防控的作用,因为法务人员是培育在公司体系内部的,他们对公司的熟悉非外部律师可比,所以这就是法务人员最能发挥作用的地方。建队伍、培养人、防控风险直到体系建设都是相连相关。”

“我看你更像一个设计师兼工程师,搭建队伍、设计制度、建立体系,哪个都不是小事,哪个活儿都不轻松。”我真的佩服眼前这位小女子哪来的大能量。

邵丽拍拍我,一句没事,我们都沉寂了几秒钟。

邵丽用了一个“嵌”字来形容她对风险防控体系建设的重视。“法务工作就是要把控风险,建立体系,在决策的各个审核环节都要有这个意识,把这些嵌入到公司的管理流程里。我认为风险防控应该前置,这样比事后处理更有主动性。”邵丽一向认为在谈项目的时候,法务应该作为项目组的一员去参与,这样才能把控风险。 “单独谈风险防控,没有切入到具体的项目中,很难做到。比如,人家把文件放到这儿了让你核一下,真正的风险你不一定get得到。同样的项目,交易对手不一样,风险也不一样。风险是活生生的,不是后端去审能审出来的。”邵丽说没有零风险的交易,必须在做的过程当中去发现、识别、想办法控制。

听着她说,我脑海里逐渐出现了一张棋盘,布局移动,步骤清晰,策略明晰,哪缺个将,哪里需要卒,井然有序。这么一说就如此有画面感,邵丽为了建立体系付出的辛苦可见一斑。“你莫非学过兵法,特别有排兵布阵的感觉。”我话音未落。邵丽说企业大了就是需要这些,具体的活儿干不完,你要知道自己抓什么,肯定是抓大的。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儿容易出风险,哪些节点容易出事,咱都得看得到、听得到、抓得到。”

我是眼见着邵丽在首创股份这几年的成绩,她干的这些事情都不是短期能见到效果,是日积月累,精心安排,周密策划,才会有今天兵强马壮的团队,有这活灵活现的大棋盘。

邵丽还是那句:“总法不就是干这个的嘛。”

这么大一盘棋的运筹帷幄需要耐心、恒心、信心,更要有超人的能力。邵丽来首创不过短短几年,法律部从两三个人发展到现在的十七八个人,supporting 公司本部及全国数百家项目公司、一万多名员工的法律事务工作,包括队伍建设、风险防控体系建设、工作流程、规章制度等全都出自她手。说出来都吓了我一跳。同时,我也明白了他们的劳动强度和这盘棋是如何下到现在这么顺畅的。我知道她当年招兵买马的辛苦和不易,而法官出身的法律部成员却道出了其中的难处:招人好招,而让领导同意招人,这是很难的,但这反映出一个现象,就是有业务需要才招人。这也是法务工作逐渐被认可,体现出价值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邵丽经过一系列的建设,让公司领导充分认识到了法务工作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同时因为一系列全生命周期的体系和规章制度的建立,让所有参与主体都感受到了法律力量在项目推进中的重要性。“原来你是反其道而行之,纯粹来开疆拓土的,先干出来才赢得了上下一致对法务工作的认可和价值体现的啊!”

邵丽点头:“法律的价值需要去挖掘和表现,并且你得具有这个能力挖出来,表现出来。”

挖掘和体现可不光是招贤纳士、出谋划策,更重要的是实战。邵丽让公司看到法务的价值是方法论和实战相结合。在2016年到2020年4年的时间,公司资本市场融资事项项目使身兼董事会秘书和总法律顾问的她让大家看到了在整个事项运作中她带领的法律团队的重大价值。

“看来你这挖掘工作做的不错。”我是真心佩服。

邵丽却指着法律部的同事们:“他们挺给我争气的。去年法律部和董办在全公司名列前茅。”

此刻,我切实体会到,法律部和董办在她的带领下发展到今天是邵丽实实在在地干出来的。

“那多苦啊,而且你来的时候已经在业界有名气了,我一直感觉你是自带光环来的呀。”这是我的心里话。邵丽却不觉得苦,她只是说:“咱自己首先得懂啊。公司有那么多法律问题,遇上重大复杂案件要用外部律师的时候才能用好、用对。”邵丽好像很懂我的心思,把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我最感兴趣的外部律师身上。心有灵犀何须点通。看着我的眼神,邵丽继续娓娓道来。

“外部律师是配合我们工作的,我们需要给他们设定目标。因为我们懂,所以我们的同事曾经把一个极其复杂、积压多年的陈年难案用一页材料就给公司领导讲清楚了,有图,清晰明确,一看便知。没想到,公司领导反馈说从来没人给讲得这么清楚。因为懂,我们可以设计诉讼策略,告诉领导我们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要求律师怎么做,并且每个步骤节点的目标和对律师的要求都有表述。如果不懂,那不是被外部律师牵着鼻子走吗?”

我大笑:“谁也没法糊弄你。”

邵丽则说这是为了用好外部律师从而达到公司想要达到的目标和诉求。

“我对我们的法务人员提出的要求就是禁止当二传手。所有的法务进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被告知,但凡你这个事情疑难复杂可以找我们要外部律师的资源,但是如果发现你当了二传手了,那不好意思,你请回去做最基础的工作,你做不了一个可以用外部律师的法务。”

“啊!这么厉害。为什么呢?”我瞪着眼睛问。

“因为一旦给你配置外部律师的资源了,就说明你所承担的法律事务是有一定难度的,你要能调度外部律师的前提是你自己的能力得达到那个水平。外部律师一个问题清单发过来,如果法务不加工直接转给业务,那估计就直接就爆雷了,业务会觉得一个外行来问我问题,但实际上律师也很专业,难在业务人员接受不了。那谁来做这个加工者,那就是法务。设想一下,我从外部给你资源,也从内部给你提要求。你还做二传手就不合适了吧。”

邵丽说法务承担的责任大,当二传手是最不容易承担责任的,都是外部律师做的,出了事有他们。“关键是简单甩锅对个人成长也没好处。”

我看出来了,在邵丽手下当个法务不简单。

法务是桥梁

“虽然有人感觉外部律师像商人,并不是他们主观上认为自己是商人,而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身份和角色,造成不可能理解你公司的痛点和你自己的实际业务里面的实际的问题,而我们的业务人员又不懂法律,他们更关注结果和成本,他们能够提供给你的是从业务角度能认知到信息,但是外部律师提出的问题,只能是基于他自己作为一个法律专业人员,基于他对外部程序的了解和这类事项一般的问题的角度提的这些问题,这个问题和业务之间的鸿沟太深了。”这一气呵成让我赞叹:“好严谨。”“什么样的人能把这两个问题加工出来,起到沟通桥梁的作用,只有内部法务,法务的专业度决定了这个桥是否能搭起来以及搭的是否多快好省。”

 

法务要会提要求

邵丽说请外部律师的项目肯定是有需要并且相对来说比较复杂的项目。这就对法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跟他一起去研究,学会提要求,他们是我们请来的专家,要知道怎么去用并且用好,你要跟它一起去研究问题,才能解决问题。因为律师的弹性不一样,如果不是专业水平高的法务去对接,结果可能就不一样。比如,我要求法务在用外部律师的过程中,从出方案到最后的每个环节都要提前沟通,看方案是不是可行,有没有漏洞,和公司诉求的契合度,是不是满足公司的要求等等。因为作为公司法务对公司更了解,看似繁琐的这些沟通,实则在很大程度上节约了双方的时间成本和精力,把双方看成合作关系,就能够更好地完成既定目标。”实话说,邵丽对于外部律师的态度不多见,不是简单地当做乙方对待,而是强调一起工作,一起合作,对自己的法务提出要求,本着合作的态度去合作,这点给我印象极其深刻。
正是因为邵丽的专业、敬业让她领导的法律部在公司得到了很大的认可。她却说她抗压:“该顶住的压力我会顶住,我就跟他们说,有不同意见我来沟通解决!”因为公司内部法律部兼具风控和业务支持双重属性,要求内部法律部对风险是有一定容忍度的,这就更加剧了法务的工作难度。“我是很有原则的,比如业务拿着一个条款来找我,要求改,有时我会非常坚持,为什么改,商务对价是什么,是否符合公司决策,是否有相应的风险化解措施……久了他们也就习惯了我的作风,树立了红线意识。”坚持原则的背后是底气,底气源于专业的水准和积累的厚重,虽然很谦虚,但我体会到她完全靠自己的领导力、规划能力、专业度和个人魅力在公司干出了一片法律的蓝天。

邵丽则说自己并不是一味地“顶”:“还得去沟通。我也很重视去跟各级领导沟通法律工作,多用商业思维和商业语言将专业意见和看法传达出去。其实,向上管理更重要,对法务尤其要重视。比如,销售人员卖一台电脑,他们的业绩特别明显。但是法务就需要向上管理了,让领导知道法务在做什么,能带来什么价值。同时,通过沟通我也知道了他们对法务工作的预期。根据这些预期我会明确表达出所需配备的各方资源。比如100个人的法务团队,也能干活,这是细筛子;给20个人,也能干,这是粗筛子。”

向上管理我还是第一次从一个总法嘴里说出来。她真是太有想法了,同时也感觉到她确实实在。

“不同年级的律师价格也不一样对吧,你要3年的和5年、10年的律师各方面都是不同的,但并不是越高越好,太高了有可能造成浪费。匹配度最重要。这还体现在公司对法律部的定位上,不同的模式不同的处理方法和管理用人模式。这样可以让公司清楚按照匹配度来配置资源,对预期的管理也是向上管理的重要部分。”

“你胆子可不小。”我有点担心。

“这不就是总法干的事儿嘛。”邵丽还是那句话。

“我是润物细无声,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让大家认识到法务的重要性。嘿嘿。”

邵丽说她是“软硬兼施”。我知道她纯粹轻描淡写。我是看着她到首创股份一步步把法律部带起来的。在她嘴里很少听到苦和累,在朋友圈看到的都是阳光。她热爱健身,身材曼妙;她爱美,艺术照里英姿飒爽。她说她虽然没想上镜,但是却在意健康,好的状态能让人看起来很美。她说在意的事情她会坚持。我理解,她最在意的是这一份担当。